【鋼城文苑】被遺忘的元墩老街
發布日期:2019-06-21    作者:軋鋼廠 楊麗    
0

休假回家,無意中聽父親說起:“元墩老街準備要拆了。現在為數不多的幾位住戶也開始往外遷了,西街頭的李老爺子說什么都不搬,村里都上門勸說了好幾次了。”聽到這里,我心里一陣酸楚,我能理解李爺爺的心情,畢竟祖祖輩輩幾代人都住在老街,擱誰也舍不得呀!

吃過午飯我獨自一人去了趟老街,不為別的,只為能再多看一眼帶給我太多記憶的老街。

從西街口進入老街,映入眼簾的便是是木板門和青石板拼接而成的街道路面,經過歲月的洗刷,早已不復從前的壯觀與華麗。任誰也想不出以前的這里,是最繁華的地段。這里的商鋪賣的全是農民家里自己制作的手工制品,有鋤頭、背簍、鐮刀、手工草帽草鞋、還有采茶專用的小竹筐,我們稱它為“八籠”,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李爺爺親手編織的“草螞蚱”,他是那么的活靈活現,栩栩如生。

再往前走那就是賣雞鴨鵝的地方了,那時候可沒有“土雞蛋、散養雞”這么一說,因為全是農民家自己養的。記得有一次,奶奶好不容易攢了點雞蛋,自己都舍不得吃,要拿去街上買。我就和奶奶一起去賣雞蛋,結果不小心被我弄破了一個,奶奶就將雞蛋直接倒進杯子里,然后倒上開水,雞蛋立馬就被沖開了,這時奶奶讓我喝下去,說:“這是最有營養的,快喝了吧”,我二話沒說就全喝了,現在想想好腥啊,如果再讓我喝的話,我是絕對喝不下去的,但是奶奶的愛卻是滿滿的。

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老街的中心,這里有兩戶人家的房子已經開始拆了,取而代之的,是紅瓦青磚的現代化樓房。

在最東頭有一家馬氏面皮,每逢趕集時,要吃他家面皮那必然是要排隊。他家的面皮,不僅味道好,而且數量足,滿滿一大碗,這讓許多人慕名而來,真是應了那句老話,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。

逛完整個長街,我才發現,原來繁華鬧市的老街,現在好像一下子進入到了另一個世界,那么冷清,那么靜謐,走在老街的青石板路上,感覺很享受,甚至覺得很奢侈,雖然路面高低不平,還點滑,但是老街帶給我的記憶卻是如此的珍貴。也許是因為在不久的將來這條街將永遠的消失,所以心中有太多的留戀。我漫步在這百年的老街里,像是在尋找什么,又不知在找什么,當年的街道看起來是那么的狹窄,街道兩邊的木式建筑經過歲月的洗禮,搖搖欲墜。街上時兒經過的婦孺,襯得老街孤獨滄桑,抬眼望去店鋪的舊式門板,那么蒼涼,就像那位飽經風霜的李老爺,靜靜的守護著最后的家園。

繁華落幕,物是人非。這里的一切曾經是那么熟悉,可如今又覺得那么陌生,老街早已被太多的人遺忘,站在這里,就讓眼前的一切來填充我殘存的記憶吧!再見了老街,但愿還有時間再來看你!(軋鋼廠     楊麗)

钻石列车走势图